不用带娃陪读的单身女性,到了中年是不是也认怂了呢~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06 14:49

原标题:不用带娃陪读的单身女性,到了中年是不是也认怂了呢~

前几天,手手君同学聚会,一众老母亲很自然地聊起了陪读的辛苦。

同学中有位一直单身的大龄未婚女青年,突然幽幽叹了口气,“看到你们都有小孩,也不知道该是羡慕还是庆幸”。

我们纷纷安慰她,一个人自由自在多好,省了和队友的怒目而视,省了冲孩子的拍案而起,现在的大龄单身女性往往经济独立、保养得当,还能看看剧、听听歌、旅游、逛展,多好。

她想了想,说,“可是到了马上四十的年龄,工作上平平淡淡,被九零后呼来喝去,经济上也只是薄有积蓄。父母年事渐高需要照料,自己又独身一人,万一有个病灾,还不单单是钱的问题。”

说到动情处,她竟有些哽咽,“以前我总庆幸自己不用陷入带娃的苦和陪读的累,但现在想想,我觉得自己就是个loser。”

顿时,在座的老母亲们也一时无言以对。半晌,有人讷讷地说,“我本来和女儿说,长大也未必要结婚生子,当母亲太辛苦;但大龄剩女也辛苦,好像不管怎么选择,都是辛苦。”

人到中年,最大的修炼就是认怂。中年老母亲在认怂,中年单身未婚女性也在认怂。

手手君想起了最近刷过的一部剧,很多视频网站上都有。

这是一部台湾拍的剧,《俗女养成记》(《The Making of An Ordinary Woman》),据说豆瓣评分已破9,很有可能超过之前的口碑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成为今年的台剧之王。

展开全文

这是一部没有任何槽点,跟社会热点也不沾边的生活剧,絮絮叨叨都是普通人的生活日常,却让人笑着泪目,心里像泡了温泉一样舒服。

女主陈嘉玲(名字就够俗气),39岁,没房没车没家庭没孩子。这辈子唯一擅长的就是拍照的时候闭眼。

这把年纪的女人,满脸都是重力作用的痕迹,再怎么跟岁月较劲也没了底气。

在公司她名为特助,实际上就是猪头老板的超级大丫鬟。就连上厕所都逃不过老板娘的夺命连环拷,每日在她的监视下伺候老板吃喝拉撒。另一边还要陪着老板的小三看房子。

租住的房子各种不顺心,却还要忍受女房东随时随地的上门骚扰。

相处四年半的男朋友,早已经混成了一个屋檐下的革命同志。

连床上运动都常常力不从心。某天大战之前听说姨妈驾临,两人竟不约而同地如释重负。

用世俗的眼光看,这样的人生几乎一无是处,40岁的单身女人,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loser。

这份失意,在前前前男友的婚礼上被无限放大。曾经被她嫌弃不洗澡的邋遢男,竟然娶到了美丽知性的女作家,幸福得不要不要的。

刺激之下喝醉的陈嘉玲,回到家就借酒撒疯向男友求婚。

婚戒到手,却不是故事的结局,许多事开始变得不一样。

斜刺里杀出个准婆婆,房子买在婆家附近,装修风格要听老人家的,衣服要换成她喜欢的风格。

就连送来的婚纱都是婆婆中意的乖乖圣女款。

一场无聊的闹剧后,陈嘉玲一狠心辞掉了工作,又退掉了婚戒。40岁的女人,还是学不会对宝贵的工作或婚约感恩戴德。

照一般的套路,故事讲到这里已经触底。

接下来要么是女主杀回职场,自强不息修炼成精;要么是精英男主中邪着魔般爱上她,俩人一起飞上云端……

可是镜头悠笃笃一转,来到了30年前的台南乡下,女主的童年记忆像水一样潺潺流淌。

导演想要说的是,原生家庭里发生过的琐琐碎碎的事,造就了如今的Ordinary Woman。

这个“俗”不是一腔俗血的俗,而是凡俗的、平常的、普通的,如你也如我。

在“原生家庭”几乎成了贬义词的今天,很少有一部片子里的原生家庭这么温暖、有爱,又活泼泼的。

阿公阿嫲(爷爷奶奶),阿爸阿妈,姑姑叔叔,都是极普通的台南原住民,没有很高的文化水准,也没有宏大的人生抱负,只是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。

陈年岁月里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,都被小小的阿玲看在心里,点点滴滴,变成了日后的自己。

30岁的小姑,不肯接受未来婆婆先做检查再结婚的侮辱性条件,宁愿自己承担所有经济损失也坚决退婚。

“30岁了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生。”

“你家就这一个儿子,可不能绝了后啊。”

……

听着大人的这些话,阿玲也替小姑不开心,觉得结婚也不是很好玩的事。

嫁到台北的大姑回来探亲,对家中的生活方式处处看不上,厨房里的“不健康”调料统统被扔出去。

大姑一走,又被阿嫲捡回来摆摆好。

都说了不健康的东西还放不放?

“放!不放怎么会好吃?!”

阿嫲和阿妈的猪油舞跳得无比妖艳。

听说“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变坏”,阿爸阿妈用买车的钱给阿玲买回了钢琴,坐很远的公交送她去学琴。

人一旦有了不切实际的野心,就变得不像自己。连一向平和的阿爸也不知不觉变成鸡血家长,封门、禁闭、没收玩具,把孩子逼得直想砸琴。

最终,一家人决定放弃。爸妈觉得就算不会弹琴,我家陈嘉玲还是很活泼可爱啊。

阿嫲坚信冰箱里的食物不会坏掉,用馊了的咸鱼给阿玲做便当;阿妈要给朋友面子,明知道朋友送来的菜包里有蟑螂蛋还是叫阿玲吃下去;阿爸照土方煮猛药给阿玲吃,替女儿试药却把自己喝趴下……

家人的种种小错误让阿玲明白,听话或者不听话都不一定是对的,聪明孩子得学会自己拿主意。

又有一次,阿玲听信了阿公说自己是抱来的谎言,离家出走。

阿嫲在寻人广播里把阿爸阿妈的恋爱囧史抖搂个遍,气得四处寻女的俩人当场翻车。

全剧最搞笑的桥段,让人觉得这一家子的心理年龄平均不到8岁。

可是最后送阿玲回家的,竟然是曾被爸爸好心接济过的流浪汉。

其实人也不需要太成熟太聪明,简单善良的人反而会有福报呢。

剧非苦难拍,能够安安静静地说点平常的事,这样的作品尤见功力。

热热闹闹中,小阿玲长大了,考上了台北的大学。这个家没有教给她高深的学问过人的本领,却让她知道一个人该如何好好做自己。

因为在这个家里,所有的人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。

可以像爸爸那样胸无大志一辈子守着祖业过活;

可以像叔叔那样心怀梦想撞得头破血流;

也可以像小姑那样宁愿孤独也不将就;

或者像大姑那样嫁得贵婿慢慢变的虚荣世故;

不论好歹,每个人都尽情地做着自己,单纯得可笑,无聊得可爱。

这样的家,让陈嘉玲的人生无论走到哪一步都回头有路,进退有余。

也让她在面临选择的时候永远不用委屈自己去满足他人的期待。

过年前,刚刚悔婚的陈嘉玲回到家里,照例惹得家人好一通失望。

可是静夜谈心,阿嫲悠悠说出心底的秘密:“阿嫲有时候也很羡慕你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阿嫲已经做了六十年的陈李月英,现在我也做累了,等哪天阿嫲懒得呼吸的时候,把阿嫲的骨灰撒到大海里,让阿嫲自由自在去当李月英好吗?”

婚姻真是一贴万灵药吗?如果是的话,结婚六十年的陈李月英不会还有那么多的不甘。

也不会一把年纪了,还跑去参加歌唱大赛,大庭广众之下把一首《纯情青春梦》唱得难听无比。

成功真的很重要吗?如果是的话,有几个成功人士能在六七十岁得到40岁女儿掏心掏肺的告白?

剧中最打动人的一幕,就是陈嘉玲帮人拉选票时路过家门,看到老去的爸爸发自内心地喊出了“我爱你!”

这实实在在让人觉得,陈嘉玲的爸爸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。

还有陈嘉玲的妈妈,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俗气女人,当她从偷看日记中得知儿子陈嘉明是同性恋,忍住了崩溃,自己去“妇女新知”求助,了解同性恋是怎么回事。

想明白后,她用隐忍不言支持儿子,让他活到30岁都没有因为性取向受到过家庭的压力。

40岁的女儿退婚回来,失望之余她还是尊重女儿的选择。

“我回来你会不会开心?”

“你开心,我就开心。”

“你有没有失望?”

“你不会,我就不会。”

看着他们,你就会知道单身、穷、失业、与众不同这些事,其实根本不像想象的那么可怕。你也才会有勇气,在任何年纪都从心选择,或是从头来过。

就像陈嘉玲,最后放弃了台北的工作,回到台南买了栋破房子,和童年的青梅竹马开始新的恋情。

看起来这简直是越活越回去,失败的N次方。可是一个人心里要什么,只有自己知道。

陈嘉玲对自己说:“一辈子很长,长到你可以跌倒再爬起来,做梦再醒过来;一辈子也很短,短到没时间再去勉强自己,讨厌自己。”

这就是现实啊——活到中年,大部分人注定平庸。

鸡汤当水喝,柴火妞也喝不成大女主。

可是谁说中年就只有功成名就和腐烂成泥两条路?安安分分做自己不好吗,踏踏实实度晨昏不好吗?

普通人能自食其力,不伤人不害人,和和气气地跟自己相处,已经功德无量。

和平庸相比,求而不得更惨,削足适履更苦。

接纳自己才是最大的幸福。

剧的结尾,女主与童年的自己相遇。这本是个用烂了的桥段,难得的是女主的眼神依旧清亮,眉眼依旧生动,没有恍如隔世的感慨,也没有欲说还休的无奈。

一大一小两个她,隔着30年岁月还是可以拥抱,重叠,你中有我。

这会不会也是一种幸福呢?

与各位有女儿的老母亲共勉。

大手牵小手正陆续写一系列的女性,她们可能很卓越,举世瞩目,也可能很平凡,但同样活得认真;希望这些发着光的女人,给予小女孩们成长的力量,也希望那些飒爽优雅的身影里,藏着她们未来的样子。

如果觉得这篇文章好,欢迎转发给朋友圈里的小女孩儿们~你的支持和鼓励,也会鼓舞手手君将这一系列文章继续下去哒!